麻精药品流通监管座谈会会议纪要

作者:中国麻醉药品协会 秘书处 发表时间:2016-05-13 浏览:1301

会议时间:2016年5月13日

参会人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魏继刚;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顾慰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张培培、叶国庆、崔野宋;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局姚胜林;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周建明;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局李国辉;中国麻醉药品协会田卫星、段炼;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李杰;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唐磊、李华。

会议目的:为研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流通发展战略和改革思路,完善监管制度,全面落实企业药品供应保障责任、药品质量责任和渠道安全责任,规范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流通秩序。

会议由叶国庆处长主持,介绍了会议的背景和目的。首先张培培副司长欢迎代表参加会议,并表示本次小范围座谈主要是明确思想,探讨特殊药品流通中的改革方向,时机成熟,再做系统研究,甚至再扩大会议进行全方面、多层次讨论。

随后魏继刚博士做了药品流通领域的现状与思考的发言。主要讲述了我国物流业快速发展,大物流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显著提升,社会物流业正处于整个大的格局调整中,做好食品药品的物流业的发展,有利于医药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有利于确保民生,意义非常重大。但是新时期药品流通是整个物流业发展中的短板,问题较为突出,且形势非常严峻。

魏博士主要从五个方面做了阐述:第一方面,归纳了目前药品流通领域的一些问题:1、医药流通体系的问题;2、医药流通信息流的问题;3、药品流通领域中的技术条件问题;4、药品流通企业结构不太合理的问题;5、流通企业的市场合法地位问题;6、药品流通的安全问题;7、废弃药品的流通问题;8、药品流通中的交易问题;9、药品流通中的数据问题;10、药品流通体系中产品短缺问题;11、药品流通体系中诚信问题;12、药品流通的国际竞争能力问题;13、药品流通中的经济安全问题;14、药品流通中的市场混乱问题;15、药品流通中监管的问题;16、药品流通中法规间相互矛盾的问题等。第二方面,认识药品流通的规律,药品流通的发展趋势,思考新时期药品流通的新要求。第三个方面,科学制定药品流通的监管和发展目标。第四个方面,形成新的思路,解决如何发展的问题。第五方面,任务和建议。

根据本次会议目的,结合魏博士发言,各位参会代表积极发言,讨论热烈。最后大家达成以下共识:

1、麻精药品流通环节安全问题是首先要确保的,任何改革必须以确保流通安全运营为前提。麻精药品是特殊管理的药品,从法律层面,1985年我国加入联合国公约,2005年麻精药品条例颁布实施,这些立法的根本原则是保证医疗需求,防止非法流弊。麻精药品销售在全国医药市场所占比例很小,一旦流失到社会上就是毒品,社会危害巨大。因此,对于特殊药品的流通环节,防止流失,防止流弊,确保安全是主要的着力点。现在的互联网+、信息流等现代化技术促进了各行业发展,这对我们改革现有体制有启发,但是在顶层的设计非常重要,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一定不可以开放经营。现在管理在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很多规定,从2005年条例下发到现在有12个配套规章制度,十年来的麻精药品运行成绩是主要的。我们要评估条例出台以后,十多年的经验,存在问题,针对问题进行改革,不能不加论证,不评估风险,不广泛听取意见,不深入第一线调研,简单套用普通药品的改革方法。山东疫苗事件暴露出的问题,就是监管环节不闭环,有盲点,反过来印证了麻醉药品垂直闭环管理的优越性。鉴于当前禁毒形势严峻,我们要坚持现有的好的做法,实事求是,该改的就改,该坚持的还要坚持。

2、按照麻精药品法规和麻精药品条例,两票制管理与法规矛盾,同时无法保证我国特殊药品基层医疗机构的供应。2005年条例实施,已经在减少流通环节,引入竞争机制方面做出了科学的制度设计。麻精药品流通由原来一、二和三级批发企业,减少为全国性批发和区域性批发两个层次,如果再减少一个层次,势必给麻精药厂增加很大工作量,不现实,做不到,也没必要。条例将原来的一个全国性批发企业,变为了三个全国性批发企业,引入了竞争机制,也能保证供应,十年来运行很好,没必要做出新的改变。垂直闭环式的流通管理模式对于保证医疗需求防止流入非法渠道起了重要作用。从麻精药品企业的生产到患者的使用,全过程都是闭环经营,与普药开放经营是不一样的。因此,普通药品中的挂靠走票在特殊药品中不存在,也没有类似的问题。普通药品的两票制不宜在麻精经营中推行,这样会打乱现有运行成熟的体系,不安全隐患会大大增加。

3、麻精药品的流通改革要稳,应先调研,根据问题再结合现在的普通药品的一些大的政策,看哪些是适用于我们的,我们才能做试点,特殊药品流通改革要考虑特殊药品监管的特殊性。条例施行十多年来,麻精药品在大城市、发达地区流通渠道的安全性和可及性是有保障的。配合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新形势,根据基层反馈情况,当前存在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在偏远地区、交通欠发达地区配送问题,社区医疗机构对麻精药品使用问题等,药品到达患者手中“最后一公里”困难问题较多,亟待解决。今后改革的重点应该是,管的住和用得上必须落实到基层。我国肿瘤患者日益增多,晚期姑息治疗是人文关怀的重要体现,让癌症病人享有无痛的权利是推行分级诊疗的重要内容,如何使广大基层患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更加便捷地获得特殊药品,应该是流通环节改革的重点,这是特殊药品行业配合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点,也是目前制度比较缺失的环节,要改就从这个环节进行。

4、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可及性,目前问题较为是突出,可以试点一些品种进行药品流通改革。二类精神药品是临床必不可少的一类产品,近年来出现的问题是一方面临床没有药用,另一方面企业生产经营没有积极性,导致一些产品断档缺货。全国共批准有资质的经营企业近3000家,大部分只是要到经营的资质以后,不经营二类精神药品,这些经营企业,只想获得二类精神药品经营资质的优惠政策,而不想承担供应的义务和监管的责任,这些现象因该靠制度的改革加以纠正,是二类精神药品流通渠道更加畅通,保证医疗需求。

5、含麻复方药品销售大幅度下滑,需紧跟进改革方向,研究相关政策。含麻复方药品例如复方甘草片,是临床必备、有中国特色、物美价廉的好药。最近两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供求平衡问题,导致了一些列影响产业生态的环境的连锁反应。同时,在一些地区,也出现了中学生非医疗使用的苗头。在制度设计上,应该研究有针对性的管控措施,技能保障货畅其流,又能防止非法使用,是需要深入研究的新课题。

6、对于电子监管码的问题。现行方式已经在特殊药品行业推行十年之久,企业投入较大资金,运营成熟,不能轻易取消,特殊药品的全过程电子监控,可视化、透明化是未来发展方向,而且应该由政府主导,不能放任由企业自行其是。通过调研,进行顶层设计后,再向下铺开。


忘记密码

请联系协会重置密码

4009900909

我已知晓